Spotlight

前幾天看到某個電視連續劇的廣告,有個媽媽的孩子被可能是婆家的人帶走了,那個心碎的媽媽想搶回孩子卻被拉走,她邊被拉走邊大哭大叫:「把我的小孩還給我!那是我的孩子,把我的孩子還給我!!」

這悲戚的場景不僅讓我想起了上流珠的的心酸往事,現代人看到電視那一幕可能會嗤之以鼻認為好誇張,自己的孩子怎麼可能別人說要帶走就帶走,但這的確曾經發生在上流珠的身上。

話說上流珠當年以十八姑娘一朵花的年紀被她的大哥,也就是我大舅,安排相親嫁給我阿爸,隔年十九歲就生了我大姐(平常上流珠愛講虛歲,所以照她的算法,她應該十七就嫁了,十八就生了)。

(↓↓↓十八歲的上流珠皮膚好緊吶,緊到眼尾都是往上飛的,現在仔細觀看我阿爸年輕時的模樣,長得跟舍弟火辣辣先生一模一樣耶,基因真是神秘的小東西)

上流珠結婚照 A

當時這對年輕夫妻結婚後沒多久,就搬到聽人家說什麼好康的攏滴加的台北打拼,年輕的阿爸才華洋溢,讀了一肚子的文章,寫了一手漂亮的字,長得俊俏挺拔,意氣風發,眼光很高,低的職位他看不上眼,高的職位人家看不上他,他在不斷尋找最適合他的工作中浮浮沉沉,因此,家裡的經濟重擔幾乎都落在未滿20歲的上流珠身上,還好上流珠年少時因為家貧所以離家學習裁縫的手藝,靠著這個手藝她在家裡開了家庭裁縫。

上流珠每天在幫客人量身、裁布、車縫、改衣中忙碌不休,熬夜早起是家常便飯,衣服做到臨盆的那天還在做,月子坐不到十天也因為經濟所逼不得不繼續縫製客人訂製的洋裝,上流珠後來總是說她的腰酸背痛和視力不好都是那時害的。

(↓↓↓26歲的上流珠抱著三個月大的火辣辣先生,上流珠年輕時的模樣跟我二姐,士林周太,簡直一模一樣,我要再度讚歎基因這個神奇的的小東西)

上流珠和吳錫勳合照2  

年輕夫妻家徒四壁又沒有娘家與婆家的後援,上流珠常常月底要跟我那個也很捉襟見肘的二阿姨借錢渡日。

上流珠一個人要煮飯、照顧新生兒還要做衣服,新生兒不知為何長得又黑又瘦,完全沒有遺傳到上流珠的白皮膚,也沒遺傳到我阿爸的俊俏,連我奶奶看了都說:「怎麼XX珠生的女兒會這麼醜?」,而且她還夜夜啼哭,不愛喝奶,喝了奶後又拼命拉肚子,又常常生病,上流珠常常要抱著女兒跑醫院,那時醫療費好貴,上流珠到現在都還記得保健醫院一次要花費380元,當時她幫人家做一件洋裝才20元,三個月後上流珠就崩潰了。

當時我十八歲的姑姑,就是我爸的妹妹,來幫忙兩個月,她看不下去了,於是她替哥哥嫂嫂做了一個決定:把孩子送回去鄉下給婆婆帶吧!

十九歲的上流珠不捨,姑姑說:「不捨也得捨,再這樣下去,不是妳瘋了就是妳倒了。,那時我爺爺奶奶正值年輕力壯的四十出頭歲,我姑姑說他們兩老體力還很好,反正在鄉下也沒什麼事做,給他們顧最好。

上流珠那時是個好單純好天真好傳統的少女,她六神無主也無力再繼續,所以就讓小姑把嬰兒帶回鄉下了。

我大姐被帶走的那天,我姑姑上一班車走,上流珠立刻買了下一班的車票跟著南下,回到我奶奶家時,我姑姑看到上流珠跟著回來就當場把她趕回去,上流珠買了回台北的車票又不想上車,她去退了車票,又回來,又被我姑姑趕走,就這樣來來回回,三天後上流珠才搭著思女之車回去台北。

接下來的四年,上流珠相繼生了二女兒、三女兒和小女兒,也就是士林周太、我、和我妹,我弟還在排隊等著投胎。

這四年上流珠經常回鄉下去探視我大姐,每次回去,我大姐總是怯生生躲在我爺爺奶奶背後不敢靠近上流珠,我奶奶也不准我大姐靠近上流珠,連晚上睡覺時我奶奶都是把我大姐抱在身邊不讓她跟上流珠睡。

有一次當時還是單身的二叔,也就是我爸的二弟,帶我大姐到台北玩,順便帶她去看上流珠和我爸,上流珠拜託小叔把女兒留下來過夜,兩天後她一定送回我奶奶家。

我二叔不願意,說他回家會被罵死,上流珠好說歹說才說服我二叔把我大姐留下。

二叔回家的那天果不其然被我爺爺大罵一頓,然後當天我爺爺就搭車趕到台北了。

上流珠說當天晚上聽到急促的電鈴叮咚叮咚響時,她就知道是公公來帶人了,那晚,門開了後,我爺爺就把我大姐帶走了,連留下來過夜都No俗。

到了我大姐已經快五歲時,是該進幼兒園的年紀了,上流珠覺得她變得比較堅強了,她可以把大女兒帶回身邊了,於是她和我爸決定要把我大姐帶回台北讀書。

我奶奶的兇在村子裡是頂港有名聲,下港有出名,全村的人莫不對她敬畏三分,當時由我爸單槍匹馬下鄉帶回女兒,上流珠說因為她知道如果是她回去帶一定會被我奶奶罵到全村子的人都出來看好戲。

關於這段帶女回家的過程,上流珠說我爸和我奶奶從家裡一直拉拉扯扯到對面的鄰居家,一人各拉著一隻我大姐的手,不管怎麼說,我奶奶始終就是不放手,我奶奶的蠻悍無理有增無減,更令人驚奇的是,我大姐竟然把奶奶當媽了!

最後我爸只能鎩羽而歸。

寫到這裡,我打了電話問我爸:「當時和奶奶拉拉扯扯的心情是什麼?」

老先生說:「不知道啦,不知道啦,我通通忘記了啦!」

怎麼逼問他也不說

從我大姐三個月大離家後,就再也沒有回到這個家了,就算我們後來從台北搬回鄉下住,在那十多年我們住在鄉下的歲月裡,我大姐也從來沒有回家,儘管我們就住在奶奶隔壁,她也從來不踏進我們家一步。

幾年後,上流珠和我爸好不容易湊到頭款買了一棟新的透天厝,終於可以搬離奶奶用車庫隔出來借給我們一家六口廚房兼廁所兼浴室兼臥房兼客廳兼上流珠工作室的小洞穴。

有了新房子後我大姐開始願意踏進我們家門了,但就算她願意踏進家門也僅止於週末時帶同學來過個夜,我們都明白她是帶同學回來炫耀的,因為那時我們家有鄉下很稀罕的大鋼琴、大冰箱、大電視機、大音響、大房間、大客廳,客廳還有一隻大老鷹的標本雄赳赳氣昂昂的站在木頭上。

那時我大姐就讀城裡有名的私立女中,那家私立女中是整個縣最有名的私立女中,學費與住宿費很昂貴,我大姐小學一畢業就要求要去讀,村子裡只有另一個成績很優異家境也不錯的女孩去讀,我大姐的成績很差的,但她也吵著要去,我奶奶叫她來跟上流珠要錢,上流珠一個屁都沒放就答應了。

我大姐國中高中總共讀了六年,住宿加學費花了上流珠很多銀兩,我後來才知道大部分是上流珠標會來供的,結果高中畢業後,我大姐成績太差,不要說大學,連個二專都沒考上。

我大姐帶同學回家讓上流珠伺候著她和同學,當她和同學在玩樂的時候,我們這些弟弟妹妹是不能靠近也不能參與的,我記得我大姐曾經帶回一個非常漂亮親切的女同學,她有時會跟我說話,說話的聲音真好聽,我好喜歡她哦,但我大姐只要看到她同學和我們說話就會面露不耐,並且把同學帶走,所以我都不太敢打擾她們,玩樂過後隔天要離開前,我大姐會再順便從上流珠手中接過我們姐弟一年加起來也拿不到的零用錢。

我大姐至始至終直到今天,從來沒有叫過上流珠一聲:「媽」,叫過我爸一聲:「爸」,她總是稱呼爸媽:「伊」(台語的她/他的意思)

常常她缺錢的時候就會來指使我們姐弟說:「欸,跟伊講我要錢」

那時的我們好傻哦,都會傻傻地去告訴上流珠說:「吳XX叫妳給她錢」,然後上流珠就會猴急急地趕快給她錢,我們姐弟連討帶騙都還常常不能得手呢。

其實我不止一次跟上流珠抗議過為什麼她那麼偏心,對大姐那麼好,她又從來不叫妳媽,憑什麼?上流珠總是臉色一變就走開了。

有一次我撞見一個場景讓我有點嚇到了,那時我國一了吧,我大姐高一了,在飯廳,我大姐咽咽地哭泣著,臉上帶著倔強的表情。

上流珠問我大姐:「妳為什麼不叫我媽?妳為什麼不叫我一聲媽?就一聲媽為什麼那麼難?」

以我從小被上流珠揍到大的經驗,上流珠那樣忍氣吞聲、憤怒、無力又壓抑的說話語氣是從來沒有用在我們身上的,她對我們姐弟沒在客氣的,河東獅吼直達天聽,接著棍子就隨著上了。

我看到我大姐背靠在冰箱,上流珠站在她面前,連手都不敢伸出去碰她,只是緊握拳頭。

而問完那幾句,我大姐依然沉默不語,上流珠也沒再問了,如果這場景換成我和上流珠對峙,她一定能把我打到半死也要從我嘴巴逼出一句:「我錯了!」才肯罷休啊(還要配合下跪上流珠才滿意)。

那天我看到那場景,說實在的,我被震撼到了,我從來沒看過我大姐哭,我更從來沒看過上流珠那個樣子,我不止震驚還有點害怕,我默默走開了。

過了好久,有一天我偷偷告訴士林周太我看到的,她也不知道要說什麼,可是這件事我從來沒有告訴過上流珠。

(↓↓↓六歲的士林周太,與上流珠並列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難怪我對她的依賴跟對媽一樣,原來她們兩個年輕時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

阿雪A

(↓↓↓上流珠這個時候應該還未滿30吧,這是當時最流行的妹妹頭,上流珠很驕傲地表示她是跟得上時尚的女人,並且說因為她剪了這個頭後,周圍很多女性覺得好看極了也紛紛跟風去剪了,但她們剪了都沒有她好看)(臭屁不用錢,可以吃到飽)

上流珠和吳錫勳合照 A

我們四姐弟跟我大姐完全不親,我的堂弟妹們跟她還比較像親兄妹,因為從小我們姐弟都知道大姐不喜歡我們,她看到我們總是把頭轉到旁邊,大部分的時候她是用斜眼看的,有時用瞪的,小時候我還真有點怕她,跟她講話時她會對我們愛理不理,但對堂弟妹們又親切的不得了,堂弟妹們都很喜歡她。

一直到我16歲的某一天,我偶然有個機會跟她長談,那也是此生唯一的一次,她說她小時候以為奶奶是她的親媽,而且沒有懷疑過,直到有一天鄰居一個太太半捉弄半嘲笑她才知道,那是奶奶,不是媽媽!

原來我奶奶一直把我大姐教育成她的女兒,為什麼這麼詭異?

那次我大姐跟我說了很多上流珠的壞話,把上流珠說成十惡不赦罪該萬死的女人,我驚訝到無法形容,在我心目中上流珠完全不是她口中的那個賤女人啊!

我問她這些事打哪裡聽來的?她說都是我奶奶告訴她的。

我說:「可是這些根本完全都不是事實啊!」

我大姐說:「你們跟她住當然說她的好話啊!」

後來我奶奶也加入一起罵上流珠,連我也被臭罵一頓,說我看不清我媽的真面目,叫我不要靠我媽那邊什麼的。

那天我超沒出息的,被罵完後一路哭著回家,是哭哭啼啼那種哭哦!

我記得那天回家我幹了一個天打雷劈老天絕對不會原諒我的壞事,上流珠一看到我從奶奶家回來,她又帶著那個我最不喜歡看到的期待的表情問我:「你阿嬤有沒有說什麼?吳XX有沒有說什麼?」

以前小時候上流珠常叫我拿東西送我奶奶吃的時候,我一回家上流珠就是這個表情一直問我:「你阿嬤有沒有說什麼?」

我最不喜歡這個苦差事,因為我阿嬤總是用斜眼看看,然後說:「那是什麼?我不喜歡。」

通常從阿嬤家走回去的路上我已經很生氣了,看到上流珠期待的樣子更有莫名的火,那天我又看到上流珠一樣的表情,一把無名火猛烈地在我腦袋燃起來,我對上流珠大聲飆回去:「妳不要再問了啦,人家他們都很討厭妳,把妳罵得很難聽,妳為什麼老是要討好他們?我最討厭妳這樣了,嗚嗚嗚.....」(我哭了)

上流珠的臉,我不知道怎麼形容,就是期待轉為僵住然後又試圖牽動嘴角,我無法判斷是生氣還是想笑,最後變成裝出不在意的臉,她說:「沒關係啦,妳管她說什麼,妳也知道妳阿嬤就是最愛罵我啊」

上流珠不這樣說就算了,她這樣說我更火,我更大聲了:「妳為什麼沒關係?阿嬤亂罵妳沒關係,吳XX那樣罵妳妳也沒關係嗎?妳為什麼永遠最疼她,對她最好?」,然後我就氣著跑掉了

我從小看著上流珠對我奶奶低聲下氣,就算我奶奶常常當著鄰居的面對她恣意謾罵,罵的內容根本就是無中生有、不堪入耳的的指控,上流珠也不敢回嘴,現在想想,如果是現代媳婦早就錄影搜證傳給東森新聞,或是按鈴控告婆婆毀謗罪了吧。

上流珠只敢對我們姐弟抱怨她以前的苦,不斷地抱怨,以前聽著聽著總是嫌煩,長大後再聽更覺得討厭,討厭我大姐的無情,討厭上流珠的軟弱,有一次我聽到超煩膩就頂嘴上流珠說:「要怪你以前太軟弱啦,怪誰?」

天啊!年少的我怎麼那麼欠扁啊!如果我有哆啦A夢的時光機,一定飛回去把從前的我海扁一頓。

現在當了父母,也經歷過為生活奮鬥的辛苦,縱然我吃過的苦不及上流珠的1/10,我已經覺得自己很堅強了,但比起上流珠的過往,我真的懷疑她為什麼沒有發瘋?

有一次我跟上流珠抱怨孩子愛頂嘴,上流珠翻了個白眼說:「這算什麼?比起你以前,哼!人家我阿孫吶比他媽乖多了。」

哈哈哈哈,好,我不孝,我活該,我對不起媽媽好嗎?

(↓↓↓左起:上流珠、火辣辣先生、我妹、我在中正紀念堂。  我從小就不好好拍照,不是臭臉就是不看鏡頭,怎麼現在當歐巴桑反而會假鬼假怪gay掰自拍?)

上流珠吳錫勳吳思儀我中正紀念堂A

我無法想象姐姐或陳董出生三個月就離開我,更無法承受他們一輩子不叫我媽,甚至仇視我,我可能會活不下去(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勇敢求救並非弱者,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如果生命裡有過不去的關卡,可以找上流珠談談,她會有比宇宙還寬廣的人生道理可以開釋你

剛剛我打電話逼問我爸的時候,順便跟上流珠聊了聊,正確來說應該整通電話有98%的時間都是在聽上流珠長舌的。

上流珠越來越看得開了,現在她會說:「妳阿嬤也是疼孫啦(有這種疼法的嗎?),吳XX也是因為心理不平衡啦,她曾經問我為什麼只有她一個人要被阿嬤養大,你們其他四個人不用?我也跟她解釋了啊,以後她會懂的(可是我大姐50了耶,好像還沒懂捏,幾百年沒打過電話給父母了)」

我說:「妳現在看這麼開哦?那時都不想吳XX嗎?」(我又在傷口撒鹽了,我天打雷劈,多啦A夢快用時光機載我回去叫我閉嘴)

「想啊!怎麼不想?我一個人在車站來來回回買票退票,每天晚上睡覺都在想,後來生了你們四個,有比較分心了,哎呀,生了你們這幾個後我忙死了,沒空想那麼多啦!現在更不在意了啦!」

還說不在意,一提就又激動了,聲音差點要開叉了。

這幾年上流珠常常說:「有你們這幾個就夠了。」

但我知道,在她內心深處的某個角落一定很遺憾。

算了,這一切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午餐吃什麼?」

上流珠說她準備了士林周太女兒指定的生腸,連上流珠的獨家蘸醬也要一併準備好

「你們中午就吃生腸哦?」,我說

「沒,等一下我要和我的姐妹去喝下午茶」

「哇靠!妳爽弊了,我連要不要請打掃工人都要考慮半天。

請啦,請啦,今年過年我也要請人來打掃。

最近怎麼都沒傳照片過來?沒有拍美美的自拍照嗎?」

「有啊,當然嘛有,好多喲~」

「好多幹嘛不傳來給我看?」

「怕一直傳妳會煩啊,哈哈哈....」

「是很煩沒錯,不過你三不五時還是要傳啊,反正就盡量傳,我眼光很高的,我會篩選,有挑到好看才給網友看」

接著上流珠不跟我說了,她說要去梳妝打扮了,二十分鐘後傳了一張照片,說:「我要喝下午茶了,我自拍」

矮油,矮油,不錯嘛!寶刀未老,美的不得了(上流珠是沒有毛細孔的女人,真的很莫名其妙)

上流珠喝下午茶 1

我問她:「為什麼沒有穿打歌的豹紋服,下班了哦?」

她回答:「要去坐公車了」(不知道是沒空理我,還是不懂我的梗)

上流珠喝下午茶 2

今天上流珠一身紅通通的打扮配上鳳飛飛式的帽子,我只能說上流珠好樣兒的,真敢穿,這身紅衣黑帽讓妳穿出大方,穿出高貴,穿出時尚,穿出國際感了(從士林國到內湖國)!

重點是上流珠拍照心機越來越重了,居然還懂得雙腿交叉隱藏大腿內側的肥肉,製造腿很纖細的假象耶!

上流珠喝下午茶 3

最後我要說:

我的媽媽,我最愛的媽媽,妳要天天開心,天天幸福,天天把以前沒過到的好日子補回來,然後等我回台灣的時候,妳要好好伺候我,好好煮飯給我吃,幫我洗衣服哦,愛妳,啾咪

Screenshot_2016-06-14-11-25-34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琳達公主的廚房筆記

琳達公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留言列表 (15)

發表留言
  • 虎皮花
  • 看了一半就淚流滿面....涕流成河...
    以前的女人都好苦啊....
    不過珠阿姨一定很安慰有妳.

  • 是的,雖然我小時候她總說我最難搞,但現在她覺得我很不錯呢(臭屁)

    琳達公主 於 2016/06/15 04:42 回覆

  • 虎皮花
  • 珠阿姨經歷這樣的苦仍然充滿了熱情, 幽默, 歡樂和這麼多正能量, 好可愛, 真的衷心佩服她.
    也許大姐自己也曾疑惑過, 心動過, 幻想過, 可是始終拉不下臉來, 就是踏不出那一步...人有時就是有自己轉不過來的點... 不要放棄她... 她心裡應該也有矛盾或尷尬, 畢竟從嬰兒時期就被洗腦實在也口憐. (應該讓她看你的部落格, 能有這麼多可愛的家人, 其實是最大的富有, 只要走出去, 幸福永遠來得及!)
    一個希望有天珠阿姨的遺憾, 能成為一顆氣球, 遠遠的, 飄離.


  • 謝謝虎皮花,妳講得非常好:“只要走出去, 幸福永遠來得及”

    琳達公主 於 2016/06/15 06:21 回覆

  • Sabrina@seattle
  • 父母年輕的時候經歷過的事情、為了家庭努力過的苦日子有時候聽來都會覺的很不可思議。 真的都很像連續劇演的。希望爸媽晚年都可以過的輕鬆ㄧ點。上流珠小姐的皮膚也太好了吧!


  • 上流珠年輕時皮膚更好,現在老了有皺紋,但是依然沒有毛細孔,amazing!

    琳達公主 於 2016/06/15 07:12 回覆

  • Olive
  • 請一定要轉告上流珠她是我的偶像!
  • morning1021
  • 沒想到我跟上流珠有一樣的命運,當時婆婆和公公聽到我懷孕時就把菜市場的生意停了下來準備等著帶他們第一個孫,我們在台北上班,婆婆專程北上,等我生完沒兩天,就說台北他不習慣要把小孩帶回南部,我心想我才剛生完怎麼就要把孩子帶離開我身邊就假裝傷口不適(其實我是自然產)硬是要拖了一個星期才回南部坐月子。

    坐月子期間我堅持要餵母乳,婆家卻總覺得配方奶他們比較好掌控時間(不用把小孩子送過來給我餵),彼此心裡的芥蒂開始萌芽。婆婆早上等我餵完,就把孩子帶過去,幾乎白天都讓他睡覺(他們覺得孩子不吵是會帶小孩的象徵)但是孩子白天睡飽,晚上就開始徹夜哭鬧。加上先生回到南部後因為孩子出生的原因多了非常多的機會跟兒時的同學聚會,常常都只把我丟在婆家,我幾乎快精神崩潰。

    等做完月子回台北,因沒辦法接受他們早就決定把孩子留在南部,而我們繼續在台北工作,我常常忍不住情緒和先生吵架,才使得婆婆偶爾帶孩子上來幾天。

    半年後我們終於回南部也買了房子,但是孩子還小,只要留在我們家就一直用手指著婆家,要回婆家,我心如刀割。後來不久我又懷了第二個,懷孕也沒辦法繼續找工作,這次我怎麼說就堅持要自己帶孩子。

    後來我想想,因為婆家小姑一直無意出嫁也沒有外出工作,婆婆也想把她一直留在身邊(婆婆的身體必須常常跑醫院,需要她開車載送),所以覺得婆家一直有心把孩子留在那裏也就像是當做小姑的孩子(她後來始終沒結婚)。所以孩子怎麼都跟我不親(後來想想,其實要讓小孩留在那邊,不回到親生家庭,想當然應該也說了不少親生媽媽的壞話),小姑也常常對外面說"我家的小孩怎樣怎樣。。。"。

    其實不管怎樣,孩子都應該要自己帶,因為當孩子青春期叛逆就算住在一起,連一聲媽也不願叫出口,所有怨恨都會發回當初堅持把孩子留在婆家的婆姑。而說什麼夫妻倆人打拼,其實少了一份薪水,頂多日子苦了些,至少兩人同心,但是少了一個孩子的心怎麼都想不到會由另一半的口中說出:為何孩子連跟你說話都不肯的心痛!!
  • 訪客
  • 我看了內心好激動,想祝妳母親現在天天平安喜樂,過去的痛能釋懷……也禱告希望有那麼一天,妳大姐能明白媽媽對她的愛,她能趁媽媽還在的時候,快快孝敬她,喊她一聲媽吧!
  • YSL
  • 依據路人我不負責推敲
    姐姐那樣,應該是怨恨為何從小只有她一人離開父母身邊
    媽媽那樣,應該是不捨孩子從小離開父母懷抱
    兩個人其實心裡都很苦的

    我們都是當媽媽之後
    才理解了很多媽媽的感受

    我也覺得,再苦
    無論如何孩子不能離開媽媽身邊啊...
  • cswen2001
  • 這篇文章,風格大轉彎,很不錯~
    改寫溫馨小文,有笑有淚,

    讓你老公喘口氣,他當男主角,太久了!
  • cswen2001
  • 等等……不對不對,
    通常我會和娘親說感性的話,通常是有做錯事或有求於她,

    琳達,你不會也一樣吧!因為“”彎“”轉的太大了,哈!
  • 邁阿密
  • (內牛滿面)這樣的劇情太灑狗血 根本是連續劇 上流珠的糾結苦痛辛苦了大半輩子遠遠超出我意料之外 雖然知道老一輩的日子都比較刻苦 但這樣的人生太坎坷
    而且現在上流珠的大氣風趣完全無法跟這樣的過去做連結啊
    真的辛苦了 上流珠 令人尊敬驕傲的媽媽
    她的過去不軟弱 她只是太愛那個也是自己的孩子
    一切最該負責的其實是上流珠的老公(應該說他是唯一有可能改變這一切的人)(我不該說的)(但是我說了)(其實他也很為難啊)(對不起公主我錯了)
    但是沒有如果了一切都要往前看 就像上流珠一樣!
    都50的大姐難道想不明白嗎?或者拉不下老臉面對當初的自己下不了台吧
    網說的很對 走出去才能找到幸福 但真心希望老大姐能彌補上流珠心中缺憾
    不管多老 只要願意都還來的及啊 要怎麼才能讓老大姐看到公主的網誌呢.....
    公主太冷靜 我一定恨死讓媽媽這麼痛苦一生的奶奶
    上流珠幾霸昏!
  • 訪客
  • 这么自私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上。
  • 小熊維妮
  • 看完好心疼上流珠阿姨阿姨
  • 小熊維妮
  • 我的留言被卡掉了嗎?只看到一句?!
    再留一次看看。

    真心希望公主的大姐早點想開,
    也真心祝福上流珠阿姨身體健康,永遠青春美麗,天天開心哪
  • Anne
  • 妳大姐也該看看這篇才對!

    Ps.那年代買鋼琴是天價耶@@
  • Renee
  • 我哭了!鄉下真的很多這種變態阿嬤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