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otlight

20160709_071528                   

本來沒有想到要寫這篇的,因為去玩的那天我們才剛剛抵達台灣兩天,我整個人昏昏沉沉,白天分不清楚夜的黑,時差還沒調過來,玩的時候只用手機隨便拍拍,記錄不完整,有些照片還是別人拍的。

後來想想還是來寫一下好了,一來難得全家一起回台灣,上次全家一起回來已是九年前的事,二來歪二姐全家剛好從馬來西亞回來,難得大家能一起出遊,我婆婆和歪二哥也跟我們一起去玩,想想還是來記錄一下好了。

這趟旅遊要感謝歪二姐的老公,簡稱歪二姐夫,如果不是他指定我們一定要去,我想我是不可能出門的。

整個旅程歪二姐夫充滿了活力,每一個點一定都要走到脫皮才可以,最後我們都累了,他還要說:「我告訴你們,來這裡就是要看什麼什麼,不看就白來了」,雖然我心裡的OS是白來就白來,老娘的腿再走下去就要殘廢了,但我是個知書達理的好女人,我七十幾歲的婆婆都跟著走了,我怎能在這個時候耍任性(要耍也是回上流珠家耍),我就只能跟著繼續往前衝。

我偷偷問歪二姐的女兒:「妳爸很愛大自然厚?」

 她說:「對啊!我爸很愛到處玩。」

「不想跟著去都不行厚?」

「對啊,我爸會逼大家一起玩。」

歪二姐夫,你這樣就對了,為人夫為人父最重要的就是要做那個領頭羊,身為一個父親如果放假只會滑手機看連續劇吃牛排,把自己的鮪魚肚越養越大,害自己的親生骨肉也跟著有樣學樣整天上網成何體統,雖然我本身是個除非地震或火災才會離開房子,叫我踏青不如叫我踏火炭的女子,但因為你的堅持以及不接受“不”為答案的風格,讓我們體驗了一次很不錯的北台灣之旅,歪二姐夫,謝謝你。

決定寫這篇遊記後我翻了翻照片,發現除了一個「宜蘭國立傳統藝術中心」我記得外,其他我都不知道我到底去了哪裡,最後還要我弟火辣辣先生邊看照片邊告訴我那是哪裡哪裡。

我問火辣辣先生:「標題該怎麼下?」

火辣辣先生說:「妳就下“宜蘭、金瓜石、瑞芳一日輕輕輕旅行”好了。」

「輕旅行就輕旅行,幹嘛輕輕輕旅行?」

「因為妳是一個沒深度的人,輕旅行侮辱了這個標題,妳那麼淺,輕輕輕旅行比較名副其實。」

雖然舍弟為人刻薄毒辣,但說的也不無幾分道理,我願意虛心接受,所以想要繼續往下讀的人,請停下腳步花三秒的時間想想值不值得浪費生命中的十五分鐘來閱讀此輕輕輕旅行遊記。

讀到這裡的人,以下進入主題:

宜蘭、金瓜石、瑞芳一日輕輕輕旅行(黃金瀑布、鼻頭角步道、國立傳統藝術中心)

早上一大早我們一行十人(我們全家四人,歪二姐全家四人,我婆婆和歪二哥)先到瑞芳我公公的墓地祭拜,祭拜完後第一站來到〝金瓜石黃金瀑布〞,我們在瀑布前面拍了照片,沒有停留太久就離開了。

IMG_0381

我婆婆個子好嬌小,我一直以為她只有145,那天她跟我說:「人家我148啦!」

雖然我強烈懷疑婆婆灌水,但身為台灣洛杉磯跨國際International好媳婦(好長的稱號),我並沒有出言頂撞,只是微笑接受。

20160709_101103

這張照片一半的人臉都被馬掉,到底po出來的意義為何?(算了,反正我就是一個很淺的人,照片也不用太有意義)

IMG_0378_meitu_1  

第二站來到“鼻頭角步道”,車子先停在一個叫做“鼻頭國小”的停車場,下車的時候我很疑惑為何要特地到國小一遊,站在鼻頭國小的操場風好大,大到我還有點踉蹌。

我問歪二姐:「哇!這裡風好大,為什麼要把小學蓋在風這麼大的地方,來上課的小朋友們不是很辛苦?」

歪二姐定定的看了我一眼說:「昨天颱風,我想是因為颱風還沒完全離開,所以風才會那麼大,平常應該正常吧」

嗯嗯,對吼,昨天尼伯特颱風剛走我怎麼沒想到(沒辦法我為人就是那麼淺)

原來鼻頭國小是鼻頭角步道的入口,步道很長,沿路可以看到美麗的海洋(抱歉我詞窮,因為我不知道這是什麼海?台灣海峽?太平洋?)

IMG_0369

 一路上不斷出現海蟑螂,地上很多,山壁更多,成群結隊的海蟑螂逛大街。

因為我從小住海邊,海蟑螂我看很多,姐姐和歪二姐的女兒看了一直嘰嘰叫說好惡心,我覺得海蟑螂不算惡心,家裡會出現的那種咖啡色蟑螂才惡心,海邊有海蟑螂很正常啊,海蟑螂不住海邊你要叫它住哪裡?

天空陰陰的,雖然不算涼爽,但因為沒有太陽再加上風很大,氣候算宜人,所以一開始走的時候我還可以笑得出來。

IMG_1175

走到一半我就呈現披頭散髮的女鬼狀態了,歪二姐夫邊拍照邊說:「妳太沒凍桃了,這樣就累!」

二姐夫,此言差矣,我從美國來有時差,你從馬來西亞來,根本和台灣零時差,而且你對大自然充滿了狂熱,你有滿腔熱血支撐你的肉體,我的肉身已經把我的靈魂折磨的疲憊不堪了,現在我是用意志力在撐你知道嗎?

IMG_0372

姐姐更是不中用,才走十分鐘就舉手說:「我累了」

步道好長沒有盡頭,如果這是通往天堂的路,我想我會累到放棄直接下地獄,走到半路大家圍著路邊的豎立的地圖研究到底還要走多久,發現才走一半時,不止我,其他人也紛紛想要打退堂鼓企圖折返。

我問陳董:「好累哦,我們想回去了,你還想走嗎?聽說最上面有個燈塔你想看嗎?」

陳董堅定地說:「要走就要走完全部,為什麼要走一半?」

歪嘴雞被陳董的精神感動,決定帶著陳董和歪二姐的兒子繼續往上挑戰,歪二姐夫一個人走另一條去探險,剩下的人原地拍拍照後就往回走了。

我們走回到停車場才發現往上爬的人早就回到停車場等我們這群老弱婦孺了,歪嘴雞秀給我看他們三人爬到最頂端的照片,陳董笑得很開心(寶貝你好棒)。

IMG_1179

乍看之下這張照片沒看出什麼端倪

IMG_1194 (1)

歪嘴雞把照片放大我才看到,歐買尬!陳董的頭頂有一隻大蜘蛛!!(請看下圖紅色圈圈的部分)

歪嘴雞說他走前面,臉上先被蜘蛛網網到,再兩公分的距離他的臉就要貼到大蜘蛛的臉來個國際禮儀親臉頰了,他立刻往後彈一大步,然後叫歪二姐的兒子和陳董過去和大蜘蛛照相。

歪二姐的兒子死都不要躲遠遠的,只有陳董提起勇氣過去和蜘蛛合照。

歪嘴雞照了好幾張,我說:「照一張就好,照那麼多張幹嘛?蜘蛛很惡心耶!」

歪嘴雞說:「妳兒子都不笑啊,我就一直叫他笑,照到他笑為止。」

他媽的歪嘴雞你也太爛了吧,自己不去跟蜘蛛合照逼自己的親生兒子去就算了,還強迫他要笑,某哩洗變態咻?這不是跟綁架人質拍照跟家屬勒索,還強逼人質要對鏡頭笑一樣無恥嗎?

歪二哥看了照片說:這是「人面蜘蛛」,我覺得這個名字聽起來比它本人更惡心耶!任何長得像人臉的動物、昆蟲或植物都好嚇人,比如“人面蛾”、“人面蘭花”,我看了會做噩夢(大家有沒有這樣覺得?還是只有我?)

IMG_1194

走完步道後我們到澳底吃午餐,歪二姐夫叫大家吃快一點,因為下一站要到宜蘭,兩點有什麼什麼表演,我們絕對不能錯過,到了目的地我才知道原來是「國立傳統藝術中心」。

這是我第一次到宜蘭,藝術中心很大,進去前要先買門票,普通票150元,65歲以上敬老票75元,學生憑學生證100元,我們家兩個孩子和歪二姐家兩個孩子都沒台灣學生證,我想應該都是付普通票的錢吧(我不知道,歪二姐付的)。

進去後先發一張導覽圖,但我個人視這張導覽圖為浮雲,因為歪二姐夫已經指示我們要看什麼了,跟著走就對了。

DSC09652

 一進去是一個大廣場,有一條河,很漂亮(再度為了我的詞窮致歉,深度宅女對大自然的形容詞有限,大家就看看照片自行感受,我不贅言了)

20160709_165132

園區內的建築物很古色古香,街道兩旁是各式各樣的商店,有陶藝店、童玩館、手工藝店...等等,因為我詞窮加上時差頭腦很昏,所以沒辦法形容太多,有興趣的人去逛一下就知道有什麼店了(不要罵我,我已經說過這是一篇沒深度的輕輕輕遊記)

IMG_0339

還好是陰天,不然大太陽的話我會見光死,立刻元氣全消,我常常跟歪嘴雞說我懷疑我是吸血鬼見不得太陽,曬太陽我會魂飛魄散

IMG_0363

我頭上戴的帽子是我婆婆的,她的手提袋裡準備了三頂帽子、五把雨傘怕大家曬到太陽或淋到雨,真是偉大的女性。

昨天晚上歪二姐夫有特地交代我說:「明天要為孩子多準備一套衣服帶著。」

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不明白為什麼要多準備一套衣服,難道出門玩還要換裝還是服裝表演嗎?

我問:「為什麼要多準備衣服?」

歪二姐夫說:「萬一明天下雨淋濕了,孩子們可以換衣服。」

我是一個如此灑脫與淺薄的女子,氣溫那麼高,孩子也都那麼大了,淋點雨當樂趣有什麼關係呢?

於是我就違背了雞呼的交代硬是沒有多帶衣服,到了晚上果然下起傾盆大雨,我們走去餐廳吃飯的路上就算撐傘還是被淋得很慘,一進餐廳,老闆冷氣開得很豪邁完全沒有把節能減碳放在眼裡,濕濕的T恤貼在冰涼的肌膚,我冷到犯頭風,我摸模陳董的背問他:「冷不冷?」,這時我終於明白雞呼的用心良苦(不過,算了啦,一整天提一袋衣服很累耶)

除了帽子是我婆婆的,身上穿的那件貓頭鷹T恤也是我婆婆買給姐姐的,我覺得好看於是決定那件是我的,本來帽子也想佔為己有,但後來帽子被我不小心弄到脫線裂了,我只好把帽子還給我婆婆請她把裂掉的地方縫好

20160709_141435

歪二姐夫說要看的很棒的表演就是歌仔戲,我們到的時候已經演一半了,只能站在外圍看。

因為我從小住鄉下,野台戲我看很多所以不覺得稀奇,孩子們也看不懂,只能看熱鬧,我注意聽歌仔戲的台詞才發現演員們講的是國語不是台語耶,可能是怕有的人聽不懂台語吧

IMG_0358

有個演員跑到台下跟大家打招呼,他逗弄某個小小孩,不知道是不是被他臉上的妝嚇到,小小孩哭了,他有點尷尬笑了笑,我上前問他可不可以合照?他很開心說好。

我和陳董和他合照後,接著一堆人也想跟他合照,搞到他差點來不及上台,哈哈哈哈

20160709_142035

舞台旁邊有一間文昌祠,供奉文昌帝君,門口一塊石牌用中英文刻了說明,我叫陳董和姐姐過來讀,然後進去拜了一圈。

出來後歪二姐夫說又要演下一場歌仔戲,一定要我們再看,但其實我的腿已經不是我的了,所以就到旁邊的椅子坐下,姐姐和陳董也一起來坐下。

歪嘴雞決定幫我們拍幾張照片,結果這就是他拍的幽靈照,我想等到我閉眼的那天,歪嘴雞照相的技術應該還在原地踏步吧(原地踏步應該已經很好了,就怕不進則退)

IMG_1218

看完了歌仔戲,歪二姐夫說還有另一個戲非常好看一定要看(雞呼你要不要說說看有哪個戲是你覺得不用看的)。

還好表演場地是室內的,有舒服的椅子坐還有冷氣吹,結果戲一開演歪二姐夫從頭睡到尾。

那是國劇,演的是「西廂記」,舞台兩旁有中文字幕所以我聽得懂在唱什麼,陳董和姐姐就鴨子聽雷從頭雷到尾。

這是我第一次現場看國劇,也是第一次看西廂記,還挺好看的耶,劇情演到崔鶯鶯她媽言而無信賴婚的時候我蠻氣憤的,媽的臭婆娘怎麼那麼沒信用,講好要把女兒許配給張生的怎可言而無信?

我小聲問我婆婆:「為什麼不把女兒嫁給他,嫌他沒錢嗎?」

我婆婆說:「對啊」

結局只演到紅娘把崔鶯鶯的信給了張生就The End了,到底最後張生有沒有和崔鶯鶯在一起啦?

最後演員們在大廳給大家合照,我排第一個,照相的時候我抓緊時間問張生:你最後到底有沒有和崔鶯鶯在一起?

張生說:當然有啊!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演不完,但張生是有和崔鶯鶯在一起的。

那就好~(關我屁事,我急個什麼勁兒呢?)

20160709_160714(a)

當天還有霹靂布袋戲人物的Cosplay遊行,蠻好看的,表演完後可以排隊跟演員一起合照,排隊的人龍很長,比要跟國劇演員合照的長好幾倍,但我沒過去,因為累癱了。

我對布袋戲沒有涉獵,所以這些角色我都不熟,大家就隨便看看

20160709_163323

只有穿白衣的這個我記得,主持人好像說他是素還真吧,旁邊那個穿粉紅色的演員長得很漂亮,但是漂亮中又帶點不知名的詭譎,我說不上來,我一直覺得她是男扮女裝,本來已經累癱的我為了確認此人是男是女,我一路從大街跟到大廣場,後來好不容易粉紅女下場休息,我悄悄貼近想要一探究竟。

近看更難分辨雌雄,雖然看不到喉結,但近看更像男的,可是又蠻漂亮的,到底是男是女呢?(我要鬼剃頭了)

歪二哥在廣場的另一邊也在看表演,平常我跟歪二哥非常、非常、非常的不熟,就是打個招呼然後就不知道要講什麼的那種不熟,但那時全部的人都坐在椅子休息,只有他還站著看,我忍不住捱過去對歪二哥說:「你看那個穿粉紅色的是男的還是女的?我覺得很像男的,但又很像女的耶!」

十分鐘後歪二哥告訴我:「是女的!」

「你怎麼知道?」

「因為她轉身的時候裙子飛起來我看到她的腿,很白沒腿毛。」

「沒腿毛就是女的嗎?有的男人也沒腿毛啊!」

「我確定啦,那是女人的腿啦」

「是哦~」

以上對話是隔了大約五公尺,就是歪二哥站在場子邊,我坐在外面的椅子,我們隔空喊的。

可能是我們的對話引起了大家的興趣,最後表演完演員從我們身邊走過,歪嘴雞仔細觀察粉紅女後說:「女的啦,沒喉結。」

我婆婆說:「那麼瘦,穿了那麼厚的戲服還那麼瘦,女生的身材啦!」

粉紅女,在這裡琳達要對妳至上十二萬分的歉意,我目睭葛到喇阿肉,有眼無珠,真的很抱歉(鞠躬)

20160709_163248

一路上二姐夫非常努力的照相,指揮我們站這裡拍,站那裡拍,你跟他拍,他跟她拍,你們大家一起拍。

很感謝雞呼的熱情,要不是他那麼努力,今天這篇也生不出來,因為我拍的照片很少,歪嘴雞拍的照片90%不能用,另外那10%是他的大頭自拍照,相當猥褻不宜公開。

二姐夫指定我和歪嘴雞站在這個拱門下面拍照,拍了一張不滿意還要再拍一張,第二張拍完說:「不要走再來一張」,我說:「但是我不想和他拍了耶」

二姐夫楞了一下說:「是哦,好吧,那不勉強妳了.....」(抱歉啦雞呼,我是想說啊不就是一個拱門而已,而且我和歪嘴雞老夫老妻了又不是拍婚紗照,有必要左一張右一張嗎?我為人低調不喜歡一直拍照啦)

IMG_0343

有一個麵攤的道具,姐姐跑去演麵攤老闆娘並且逼迫陳董來演客人,我抓到機會按下快門,拍完要閃人,說時遲那時快,歪二姐夫駕到,立刻指定姐姐和陳董站在原地不可離開,他左拍一張右拍一張,前一張再後一張,滿意了,好了,可以繼續往下走了(雞呼,你真是一個對生命充滿熱情的人,我要向你學習,我要改變我冷漠孤僻的個性!)

IMG_0361

有個賣糖蔥的店,每天有固定時段師傅會在店門口表演拉糖蔥,拿麥克風的主持人在旁邊說明糖蔥的故事,最後糖蔥可以拉很長很長,但我沒拍到。

當時天空下起雨來,我婆婆躲在另一頭的店家躲雨,後來她問我:「那是什麼?」

我說:「那是糖蔥,糖加蔥做的糖」

歪二姐翻白眼說:「不是啦!人家他說糖蔥不是蔥,是因為外形長得像蔥白才會叫做糖蔥,他有強調材料裡面完全沒有蔥耶」

哈哈哈,真的哦?那我剛剛站在那裡看半天在看什麼?原來我不止為人淺薄,聽力還有問題(一定是我太累了才會跟蠻牛廣告味噌湯不加蚵仔蚵仔煎加貢丸不加蛋的老闆一樣聽錯了)

20160709_164039

我和姐姐逛到一家捏麵人的店,我跟姐姐介紹說媽媽小時候住鄉下,廟口有時會有人擺捏麵人的攤子,當時的捏麵人是麵粉和糖做的,甜甜的可以吃,現在的應該是不能吃的。

姐姐進到店裡覺得那些捏麵人好可愛,師傅好厲害,她好奇的開口問了師傅一個問題:「請問一個要捏多久?」

問了一次師傅完全沒反應

姐姐再問一次:「請問一個要捏多久?」,師傅還是完全無動於衷

姐姐不放棄再問第三次:「請問一個要捏多久?」,師傅還是紋風不動,我想師傅可能只是負責捏麵不負責回答客人問題吧,我叫姐姐不要打擾師傅了。

20160709_150846

捏麵師傅工作時非常專注,每一個捏麵人都好精緻,尺寸非常小,大概只有拇指大吧,師傅的眼力和手藝很精湛

20160709_150853

園區裡面有非常多的店,歪二姐在店裡買了瓷的茶壺組要帶回馬來西亞送老師,姐姐和和歪二姐的女兒(兩個年紀相差半年)跑進一家照相館照相,她們兩個花了600元租衣服拍照,玩得很開心。

姐姐告訴我攝影師姐姐非常親切,幫他們穿道具服後,還讓她們兩個單獨先玩自拍15分鐘。

S__10543113

最後攝影師姐姐幫她們拍了十幾張相片,600元只能洗一張,多選要加錢,好像多一張多100元吧,兩個小女孩不想多花錢,攝影師姐姐人很好,讓她們用手機對著螢幕拍下其他的照片。

本來姐姐告訴我她們要去照相的時候我還有點不以為然,想說這個有什麼好照的?

二姐夫看到相片立刻豪氣的說:「什麼?這麼可愛的照片只有買一張?應該買他個兩打的啊!」(雞呼再度展現對生命的熱愛,我好慚愧,我真的不能再冷漠了)

S__10543110_meitu_4

其實我看了照片也覺得真的好可愛,對姐姐來說這是很好的體驗,在美國哪裡有機會玩這個呢?而且姐姐說衣服很重,有很多層,不是只穿外面那件而已哦,我還以為只穿外面那件做做樣子而已耶!600元兩個小女孩玩了快一個鐘頭,還各得到一張洗得很漂亮的照片做紀念,很划算。

S__10543108_meitu_5

我在園區裡面也不是空手而回,我這個人出門的原則就是:「不能白白出門,要出門一定就是為了買什麼東西才出門,絕不會只為了逛逛就移動我沉重的腳步,但我對陶藝或手工藝之類的東西沒興趣,最後決定買吃的回家聊表到此一遊。

我買了豬肉乾,不止一包,我買了四包,因為老闆娘說四包比較便宜,歪嘴雞買了兩包金桔乾,一包給我婆婆。

回家後我被火辣辣先生和士林周太嘲笑,他們說:「是有誰會去傳統藝術中心買豬肉乾的?」

上流珠也攻擊我說:「豬肉乾不是每一家都好吃的,亂買會買到地雷妳知道嗎?」

剛剛我把豬肉乾拿出來拍照,發現包裝有寫“宜蘭紅麴”四個字,我終於含冤得雪了, 我說:這是宜蘭紅麴的肉乾,不是到處都有的,我不算亂買」,但是沒有人抬起頭或是抬起一隻眼看我。

DSC09651

後記:

主圖那張照片其實跟今日主題完全沒有關係,只是我們在歪二姐住的飯店大廳集合時,我發現大廳的燈光很明亮,自拍起來好漂亮,我就決定拿來當主圖,雖然歪二姐說這張照片太清新跟我本人的氣質完全不符,但我還是要放,反正我為人淺薄嘛(自暴自棄)(再放一次)

20160709_071528


, ,
創作者介紹

琳達公主的廚房筆記

琳達公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汪
  • 原來是要找越南法國麵包,又逛到這輕輕輕旅行,超好笑,歪二姊夫是本篇靈魂人物